1. <li id="043st"><tr id="043st"></tr></li><dd id="043st"><pre id="043st"></pre></dd>
    <legend id="043st"><center id="043st"></center></legend>
    <progress id="043st"><track id="043st"><video id="043st"></video></track></progress>
    <button id="043st"><acronym id="043st"></acronym></button>

    1. <span id="043st"></span>
    2. <rp id="043st"></rp>
      <em id="043st"></em>
      <th id="043st"></th>

      <rp id="043st"></rp>
      <tbody id="043st"></tbody>

    3. <dd id="043st"><center id="043st"></center></dd>
      <button id="043st"><acronym id="043st"></acronym></button>

      您好!歡迎來到遼寧醫療器械網!

      登錄 | 注冊 ]

      商務中心  |  

      我的賬戶  |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商家傳真 »  中紀委:收受械企回扣3600萬!多名領導干部被查處,最高判14年

      中紀委:收受械企回扣3600萬!多名領導干部被查處,最高判14年

        有36人瀏覽   日期:2022-07-11

      文章摘要: 來源:中央紀委**監委網站近日,中紀委網站發布文章《深度關注丨從靠企吃企系列腐敗案入手開展專項整治清除企業蛀蟲重塑政治生態......

       來源:中央紀委**監委網站
       
      近日,中紀委網站發布文章《深度關注丨從靠企吃企系列腐敗案入手開展專項整治清除企業蛀蟲重塑政治生態》一文。中通集團下屬公司連續查處多名領導干部,其中,中輕新世紀公司原總經理吳冰犯受賄罪、國有公司人員濫用職權罪一審獲刑14年。
       
       
       
      吳冰以開展醫療器械貿易為名,變相將公款借予他人開展融資業務。為填平賬務缺口,通過將合同涉及的部分醫療器械、耗材采購單價提高至市場正常價格數十甚至成百上千倍,例如普通創可貼在采購合同中標價畸高,以及同一批醫療器械反復交易只簽貨單不走貨物等方式,以提高貿易合同金額,造成上千萬公款無法收回。
       
      在挪用公款與多家私營企業簽訂醫療器械購銷協議后,作為回報,吳冰按照所占用資金年化收益12%的比例從私營企業主處收取個人回扣,5年共收取3600余萬元用于奢侈消費。為了掩人耳目,吳冰與“白手套”企業主約定回扣款由后者代為保管并按照吳冰要求支出。
       
      靠企吃企:違規經營導致國有資產巨額損失
       
      一片普通創可貼在采購合同中標價畸高、同一批醫療器械反復交易只簽貨單不走貨物……紀檢監察機關在查辦吳冰案過程中,發現的問題觸目驚心。
       
      在擔任中輕新世紀公司總經理期間,吳冰以開展醫療器械貿易為名,變相將公款借予他人開展融資業務。為提高貿易合同金額、填平賬務缺口,吳冰將合同涉及的部分醫療器械、耗材采購單價提高至市場正常價格數十甚至成百上千倍,造成上千萬公款無法收回。
       
      在國企政策項目具體操作落地過程中,一項規劃該不該做、怎么做、做到什么程度;一個項目該不該批、批給誰、批多少經費,都有著嚴格規范的審批程序規定和要求。“但在企業決策中,主要負責人往往扮演著關鍵角色,特別是二三級公司的主要負責人擁有重要的話語權、裁量權、決策權。”辦案人員介紹。
       
      以中輕旗下二級公司昆侖公司為例,在與上、下游企業開展貿易往來過程中,昆侖公司原負責人王某從中嗅到了“商機”,通過私自設立中間公司,虛增交易環節,騙取貨物差價。“實際上,王某的中間公司沒有貨物交割,僅靠票據流轉,就賺取巨額差價。”通用技術集團紀檢監察組審查調查一室主任邢光介紹,通過這種手段,王某從中套取上千萬元。
       
      中輕資源進出口公司是中輕下屬另一家二級公司,公司原總經理蘇東在未經總公司審批同意的情況下,違規開展金屬硅業務,利用銀行授信為某公司提供融資,合作公司則出讓部分利潤點作為融資回報。
       
      由于外貿回款慢,蘇東與合作公司通過虛假的貨權轉移證明等單據虛增貿易額。然而,國資委曾明文規定,嚴禁開展無商品實物、無貨權流轉或原地轉庫的融資性業務。其后,合作公司資金鏈斷裂,給中輕資源公司造成巨大損失。
       
      除此之外,中輕公司多名涉案人員存在虛增公司利潤、違規開展出口賒銷、侵吞公款、違規經商辦企業、私設小金庫等違紀違法問題。經查,中輕公司所屬資源公司、東方公司、寧波公司、群星公司、新世紀公司、昆侖公司等6家企業共涉及違規經營投資問題36項,管理制度、生產經營規定形同虛設,監督制衡機制完全失效。
       
      窩案串案:形成內外、上下利益鏈條,破壞企業內部風氣
       
      作為一家從事外貿進出口的國有企業,中輕公司業務多元、對外商業往來頻繁,加之人員管理、制度規范等多方面因素的影響,結伙作案成為該系列職務犯罪案件的一個重要特點。
       
      在挪用公款與多家私營企業簽訂醫療器械購銷協議后,作為回報,吳冰按照所占用資金年化收益12%的比例從私營企業主處收取個人回扣。為了掩人耳目,吳冰與“白手套”企業主約定回扣款由后者代為保管并按照吳冰要求支出。5年間,吳冰共收取回扣3600余萬元,用于奢侈消費。
       
      除里應外合勾結作案,部分處于同一利益鏈條的公司管理人員互相串通、抱團腐敗,形成窩案串案。寧波中輕進出口有限公司原總經理喬賢平、原副總經理張靜、原業務四部經理程寶儒利用管理公司展位的職務便利,私自對外轉賣展位,6年間共貪污轉賣費用800余萬元。
       
      作為中輕公司外派到寧波公司的總經理和財務經理,喬賢平與程寶儒工作上本應一人負責市場開發和業務發展,一人做好財務管理,相互配合、相互監督,但二人只有“配合”沒有監督,不僅共同貪污展位費,還合伙謀劃做假賬,虛做利息收入以維持表面業績、評選A級企業,嚴重違反**和公司財務規定。
       
      作為國有企業管理人員,本應珍惜國有資產資源資金,發揮企業“穩定器”“壓艙石”的作用,但中輕公司少數干部背靠企業優勢,不僅己身不正,還催生了損公肥私的惡劣風氣,一些年輕干部上行下效、隨波逐流,形成破窗效應。
       
      深挖徹查:盯緊重要崗位和關鍵環節,讓空轉制度落地
       
      翻看這起系列腐敗案的案卷,可以發現,集體決策制度不貫徹不執行,為靠企吃企開了綠燈。崗位長期不輪轉、不交流,為利益的固化、圈子文化的形成提供了便利。重業務、重技術、輕黨建,導致涉案人員紀法意識嚴重缺失,走到今天這一步也就不足為奇。
       
      “中輕公司下屬共28家二級子公司,其中21家境內企業、7家境外企業,業態復雜、人員分散,監督監管乏力。”邢光介紹,部分二、三級公司負責人行事作風“老板化”,一把手專權擅勢、獨斷專行,造成空轉式經營、“賭博式”上項目。
       
      中輕公司系列腐敗案發生后,通用技術集團黨組、紀檢監察組對違規經營投資負有責任的5名公司時任領導人員進行追責,對下屬公司52人進行處理處分,其中5人已被移送司法機關,另有多名干部涉嫌違紀違法案件正在辦理中。
       
      為落實對重要崗位和關鍵環節人員的監管,中輕公司制發有關干部管理規定,對公司總部及所屬公司領導人員的職責權限、選拔任用程序標準、監督管理方式、提醒誡勉實施細節等進行明確和規范。
       
      針對財務管理和業務經營風險,中輕公司落實不相容崗位分離原則,修訂完善六項財務制度,定期邀請外部機構進行審計,實行財務負責人委派制,二級公司財務負責人均由中輕公司選拔、任命、定期輪崗。
       
      在談到走上違紀違法道路的原因時,**涉案干部均提到自身紀律意識淡薄、法律觀念缺失,“不懂法、不學法”,自認為“職務級別不高,組織不會注意到”“把權力當作個人能力的體現”,僥幸心理戰勝了理智,導致權力運行失控。喬賢平在業務失敗被降低薪酬后,不僅不考慮如何挽回損失,反而有意放松向欠債方追討債務的力度,以便向其索要錢款填補個人收入缺口,完全喪失了一名國企領導人員的紀法底線,其責任意識、職業道德之缺失,對私欲追求之盲目可見一斑。
       
      為上緊集團員工尤其是領導干部的思想發條,充分發揮案件警示教育作用,中輕公司將廉政教育納入日常工作,圍繞發生的系列案件開展警示教育活動。
       
      中輕公司紀委書記李超鋒介紹,公司成立了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工作協調小組,多次召開專題會,分析查找廉潔風險點。“希望通過及時總結經驗,推動形成長效機制,不放過任何一個問題、不忽視任何一個環節、不留下任何一個尾巴。”
       
      舉一反三:多措并舉、綜合施治
       
      為企業高質量發展持續營造良好政治生態
       
      通用技術集團共有三大主業:裝備制造與技術服務、醫藥醫療健康、貿易與工程承包,分別對應“制造強國”戰略、“健康中國”戰略、“一帶一路”建設,責任重大,必須以良好政治生態保障公司高質量發展。
       
      以查辦中輕公司重點案件為突破口,借助于正在開展的靠企吃企專項整治,通用技術集團紀檢監察組會同戰略部、財務部、審計風控部、人力資源部等部門,針對不同業態特點,對集團各領域違規違紀違法問題進行全面深入清查。
       
      選取重點領域,聚焦共性問題開展督查。通用技術集團持續加大境外腐敗、民企掛靠國資、“影子股東”等問題整治力度。為整治利益輸送和設租尋租,集團選取8家國有股權轉讓和增資擴股較為集中的二級公司、8家資產并購項目較多的二級公司進行重點抽查,并不斷擴展抽查范圍。經過六輪內部巡視,集團已實現對下屬二級公司巡視全覆蓋。
       
      既查老問題,又督新情況。集團紀檢監察組在嚴肅查處違規經營投資、違規開展融資性貿易套取巨額國有資金、在公司購銷業務中收受大額回扣等老問題的同時,著力查辦了集團某投資公司干部低買高賣基金套利、醫療板塊某公司干部違規融資租賃等新型職務犯罪案件,去年以來共留置17名涉案人員,形成有力震懾。
       
      既要懲處,又要施治。聚焦突出問題,集團紀檢監察組推動制定修訂規章制度84項。例如,在境外國有資產監管方面,針對境外機構審批決策、境外領導崗位和關鍵人員管理制定相關制度,規范境外資產監管重點環節;在領導干部廉潔用權方面,制定插手干預重大事項記錄制度,劃出領導干部及其家屬禁業范圍,規范經商辦企業行為。“保持高壓懲治,不僅是為了筑牢底線、加固后墻,更是為了表明我們深入整治靠企吃企的堅定決心和態度,為企業高質量發展營造良好政治生態。”通用技術集團紀檢監察組組長王會杰說。
       
      免責聲明:
      本網站部分內容來源于合作媒體、企業機構、網友提供和互聯網的公開資料等,僅供參考。本網站對站內所有資訊的內容、觀點保持中立,不對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如果有侵權等問題,請及時聯系我們,我們將在收到通知后第一時間妥善處理該部分內容。

      微信

      關注云啟商途官方微信賬號:“yunqishangtu”,每日獲得互聯網最前沿資訊,熱點產品深度分析!
      按分類瀏覽
       
      大炕上翁熄粗大交换刘雪,厨房掀起裙子从后面进去视频,大J8黑人BBW巨大888,刺激CHINESE乱叫VIDEOS